• 2010-04-30

    电梯怪谈

    Tag:

    连接住院楼和门诊大厅的走道,在门诊楼那一侧有个电梯。因为地方偏僻,平时很少人会去使用。和大部分家属一样,我都是走去住院楼再上楼。但是有一天,经过那个电梯的时候,它正停在一楼,大门敞开,里面一个人都没有,亮着白晃晃的灯,像是在那召唤着我一样。之后连续三天,都被我遇到这样的场景,空的电梯,开着门在等我。 于是,于是我就进去了。。。 到了要去的楼层,什么也没有发生。

  • 2010-04-29

    万物生长向太阳

    Tag:

    从小到大,除了我姐送的一条半透明粉红色的短裙之外,我就和淑女屋这种定位奇怪的品牌没有任何的交集了。

    所以实在想不到,会在和史黛拉多罗西逛进去的时候,萌上这么一条裤子。

    二十多年的人生哟,总是不断地在推翻自己啊。。。

    这条裤子叫——万物生长向太阳

    = =|||| 太2B了

  • 2010-04-28

    传统疗法科

    Tag:

    我已经爱死这个云雾缭绕的地方了,恨不得每天都能来报到。

    闻着艾草燃烧味道静坐半小时,体验针眼的酸麻和炙灯的滚烫,可不是能常有的乐事。

    一周连扎了三次针之后,肩膀竟然真的放松下来,虽然背上还是酸痛,但是多少有了改善。于是今天又加开了两次针灸,在我的提议下,医生还加了一次拔罐。

    脸朝下躺着,肩膀上的电针开得无比强劲,牵连着周边的肌肉都一下下弹跳起来。我就像生物课上被钉子钉着做膝跳反应实验的青蛙,在电流刺激下不自主地抽搐。完了立刻接着就拔火罐,对,就是我仰慕已久的拔火罐。。。

    起罐之后第一件事就是跑到洗手间撩起后背的衣服看镜子,结果,完全不像见过的其他人一样满背都是黑紫圆斑,只有星星点点的出血点,真是太没有成就感了!

    悲伤之下我决定买两盒艾条回来,自己在家做人工灸。。。

    还有什么传统疗法,统统放马过来,我要试个够!

  • 2010-04-27

    梦0427

    Tag:

    今天的梦里去了北京。又是一拍脑袋就做的决定,和之前的音乐节什么一样,但是怎么想都忘了是什么事。总之,就这么去了。从好像是公司的地方出来看见宽阔笔直的马路。然后就去了大葱家。是个挺干净整洁的平房。问大葱现在在干什么,他说,淘宝卖内衣,一开壁橱,满满的都是bra。。。不知道谁来接我去机场,我转身准备走了,从窗户瞥见院子,看见催吧白底黄花的毛色,才想起来竟然还没见催吧。赶忙跑到院子里,催吧躺在地上,像人一样在笑,并且听得懂我说话。大葱把它抱回屋里,放在沙发上。我就和它对视,它还在笑,并且背上是和人类一样光洁的皮肤,不再是那只三色花狸猫的样子。

  • 2010-04-26

    4月26日

    Tag:

    今天又遇到了不可思议的光景,真是酝酿下一个梦境的绝佳素材。

    都快五月了还在下雨降温,我的长柄花伞终于撑不住罢工了,中间的钢圈整个散开来,骨架都不成形状。于是回家路上走去了小区背后的京溪村,是一条叫京溪街的小路,往里一直走,想寻一家修伞店快把我的宝贝给修好。

    天色已经半暗,地上一片泥泞,街道狭窄,两边都是些小店,水果、理发、草药、小吃、旧家电、日杂…人来人往,光影憧憧。以往都是走到水果摊就不会再往里了,今天却止不住要向前,明明知道再走也不会有修伞的地方,而且天空下着细雨,鞋面和裤管上溅满了泥水,可就是停不住脚。

    经过一片开阔的空地,是一座关着门的祠堂,再走下去,街道又突然收拢,两边一排排店面,其间夹着些狭窄阴暗的岔路,只勉强够一个人通行。行人们摩肩接踵,电视声谈话声音乐声不绝于耳,热闹非凡。我看着他们那表情各异被小店里打着的灯光照得昏黄的脸,突然有种闯入其他世界的错觉。

    然后,那条路就来了。

    在右侧,在这片平地上,出现了一条突兀的山路。有人走上去,也有人迎面下来。站在路口看,陡峭斜坡往上,是两排黑漆漆的屋子,越远越窄,看不清路的尽头闭拢在哪一点。和京溪街交汇的地方还有些亮着灯的店,可是往里却一片昏暗,房屋影子随着斜坡向高处延展开去,怎么都看不真切,像是某个江边的山城,又像是贾樟柯的电影场景,还像灵山里的那座小镇,却根本不应该存在在这个城市,在我居住的小区旁边。

    我顺着路走,经过那些黑洞一样的屋子,每家都门户大开,有的燃着一根蜡烛,有的什么光亮都没,老人小孩坐在屋门外的水泥露台上,用雨夜一丝红红的自然光看清四周。他们安静地吃饭,或者就这么坐着。偶尔有人推着板车上坡,跟旁边的邻居打声招呼,就又消失在黑暗里。

    我呆在路中间看着模糊的远处,只想骂一句我操,完全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地,是怎么破了这结界闯进来,又要往哪里去。

    再回忆起来,又要魔怔了。

    石牌村算神马,冼村算神马,这京溪古道才是要长久保存的跨世纪的神地啊。

  • 2010-04-26

    梦0426

    Tag:

    新鲜出路的梦。下雨的深夜,我和一群公司同事走山路,泥泞而且漆黑,非常难走。人们之间拉开了不少距离,三三两两地走着,我和一个不记得的人结伴而行。不知走了多久,经过一座寺庙,终于快要到达目的地。这个时候人逐渐聚集起来,全都是同事。原本没察觉只是一味在走路,这才发现,走的这条就是下班路,终点是一个深山的机场。远远瞥见歪歪他们也在撑伞疾走。我就要跑上去说话,结果一扭头,竟然看见了程多!她和一群不认识的盆友站在那儿,头发挽在脑袋后面,穿着宿舍里常穿的黑色背心,像是刚刚到达。于是我俩激动不已地拉着对方的手左看右看,还有人帮我们合影。这时候镜头一转,从黑漆漆的山中机场到了我明亮的家里。程多和她的盆友都在,是一个金发的外国妈妈带着两个金发小孩。其中一个小姑娘穿着印花t恤,我就指着图案问她这是什么片子的印花,她说你自己看呀,于是发现印花底下有行小字,写着science fiction。然后,没有然后了,这都是什么怪梦啊!简直就是昨天的梦的豪华升级版。。。加进了各种玄妙的元素。程多是快要生日了,寺庙是昨晚在看小说狂骨之梦里提到,外国小孩和印花t我就不明白了。还是去读读荣格吧。。。

  • 2010-04-26

    4月25日

    Tag:

    大学城回市区的公车是半个小时一班,为了去市场买作为敷药的粗盐,今天回来的时间晚了些,等到车的时候早已经天黑。

    第一次在夜里坐这路空荡荡的车,缓缓驶过珠江。

    城市笼罩在一片巨大的黑暗里。驶过田野和绵延的桥梁,看见公路的微弱光带,看见树林深处的灯,看见漆黑江面上摇曳的渔火,看见吊车静止的庞然黑影,车一直开一直开,却还在这桥上,始终到不了尽头,生活被从中抽离,只剩下城市钢铁的废墟,比任何一部漫画任何一部电影描述的都要寂静,了无生气。

    如果让我从千百种死亡幻觉里选择的话,就是这个了。我要乘着这辆车,回到土地里去。

  • 2010-04-25

    梦0425

    Tag:

    好久没这么清楚地记得一个梦了。公司被21cn收购了,全部人都转去21cn去上班,更新他们的网站。是在一座郊区的大楼,比起办公楼,不如说是厂房,楼道看下去是空荡荡的田野和平地。办公室是狭长的房间,两边摆着电脑,背对背,长长一队。大家都觉得新奇,忍不住交头接耳,有人跟我说,系统部要了硬件频道来做,我就很惊讶地啊了一声,非常不能理解。这个把搬公司和荒凉的大学城揉在一起的怪梦,为毛要出现我一点也不喜欢的系统部啊!

  • 2010-04-25

    Tag:

    半瓶花雕三瓶桂花陈放倒了四个姑娘。

    2010-04-24_233950

    于是早晨起来,就和史黛拉看着地板上这一堆东西苦笑。。。

  • 2010-04-23

    图记

    Tag:

    下雨刮风大降温的日子啊,还在继续。

    琶洲大桥上远眺妖塔,黑云压顶。

     

     

    大学城的某场馆,像横躺着露出地面的巨大金属侧脸,身体在珠江下,随时要站立起来,闪烁七彩信号光芒。

     

     

    小区背后的城中村,水果便宜小吃多。

     

     

     

     

  • 和大岁一样成为白天只能用手机保持和世界交流的人,这样应该会迅速变成话痨吧… 莉莉李昨天中午电话来,激动不已,说5月就可以看到张玮玮郭龙还有张佺的现场了,我脑袋里立刻想起刚过完年那个阳光充沛的下午,我们漫无目的走在动物园的路上,大声唱“可是明天,就要上路,可是明天,就要上路,再见吧,再见吧。” 现在已经是两个月后了。 作为一个爱怀旧的人,无所事事并面对着二十多年的素材,鸭梨真的很大啊。

  • 2010-04-21

    4月21日

    Tag:

    噩梦般的回南天再次降临,从皮肤一直潮湿到骨头深处,每个关节都阴阴地酸痛,12点过后常去的网站都变成了黑白,可是政治意味浓过头的秀和接二连三大大小小的杯具让人再也感受不到应有的悲伤,只剩下无穷尽的麻木。热情都燃烧殆尽,爱也爱不起来,恨也恨不彻底。

    医院病房里看到的,也都是每况愈下,不过置身飓风中心,才发现反而是片平静的地带,既没了希望,也没了忐忑。对死亡能坦然,能说说笑笑,差不多这样就可以了。

    又去传统疗法科做了个针灸,回来满身的艾草烟味。

    明天去把桂花陈喝个够,盆友。

  • 1f9bb812c684afcec2fd7867

     

    看完五岛医生第八话,名字是救不了的生命,这温情脉脉的故事虽然是在谈老人临终,却反而有着治愈的力量。

    片子几乎包揽了当年全部的日剧学院赏,讲的是南方小岛上的驻岛医生,在设备匮乏的情况下不离不弃地挽救每一条生命的故事。情节平平淡淡,要是前阵子的我估计一点也看不下去,闲来再看,美好又治愈,让人内心安宁。

    此时此刻,平静就是幸福。

  • 2010-04-14

    纸箱

    Tag:

    淘宝买的搬家纸箱到货了。

    两个60CM的,四个50CM的,拎起来足有十几斤重。想到要为了总共才几十块钱不到的箱子花30多块钱打车就心有不甘,于是和歪歪去体育西遛达了一圈,喝了粥,吃了肠粉,逛了小店,才回公司拿了纸箱要挤公车去。

    结果,9点多了,那辆传说中的公车竟然还是满载。。。

    转了两趟车才好不容易把全部箱子给拖回来。左看右看,虽然很满意,但是在淘宝买纸箱这种奇怪的想法,以后还是放弃的好。。。

  • 2010-04-13

    0413

    Tag:

    被放逐的一周就要结束,明天我将短暂地回归正常生活了。

     

    昨天下午做了介入手术,不到一个小时的小手术,希望多少能有所改善。

    手术室在五楼,里面冷气打得十足,跟冰窖一样。昨天的天气已经像是夏天,我穿着短袖,和妈妈坐在外面等。妈妈拿了本散文在翻看,我就拿手机读推理小说。大堂十分明亮,隔壁是重症监护室。四周安安静静,没有一点紧张的气氛。

    其间下去给饭卡充了点钱,上来才坐定,小说还没读几页,手术就完成了。出乎意料的快。至于效果如何,真的就不知道了。

     

    今天乘午休时候,去看了让我十分牵挂的传统疗法科。。。在我前一个姑娘也是肩膀酸痛,医生叫做个拔火罐,结果到了我,却是针灸加放血。放血这种听起来非常古老的方法,就是拿两根针扎在肩膀上,再加一个火罐,然后瘀血就从针眼处被吸出来。起罐之后,医生拿棉球擦了擦肩膀,貌似还出了不少血。但是肩膀并没有立刻变得轻松,反而拔罐的地方还隐隐作痛。

    其余的时间,依旧是坐在病房里,在关了的电视机旁边,吹着穿堂风,看书吃水果,点滴挂完叫护士,偶尔倒个茶。

    心里再有什么不安,也相信即将来临的夏天能够化解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