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7-03

    云之南方 day3 中甸

    Tag:

    到了香格里拉,才知道人家本来叫中甸,硬被改成这种和哈里路亚山一样恶心的名字。。。就和宣武崇文的消失一样,这事在祖国也不少见就是了。

     

    从丽江出发,因为下雨没能去拉市海骑马,只能直接前往丽江和德庆交界的虎跳峡,一路继续盘山。

    PS.换了个很萌的藏族汉子导游!

     

    虎跳峡的岩洞,有着相当SI-FI的空旷质感。

     

    丽江这边看过去的金沙江。对岸路还在修,远远能看到陡峭岩壁上的挖掘机,险峻无比。这样的工作,薪水相当高吧。。。

    -----------以下是藏区鸟-----------------

     

     

     

    萌得要命的小藏獒啊啊啊啊舔我一手昂贵的口水

    这个巴掌大小怪物,叫大威德金刚。。。

     

    晚上的藏民家访,就跟喜马拉雅吧看歌舞演出没啥两样,除了人多些,食物土味重些。不过姑娘漂亮小伙健壮,喝起青稞酒吃起牦牛肉还是相当欢乐。

    最甜最美的一个姑娘,才16岁

     

    前面的小伙猛看特像木村大神!

     

    这眼神,啧啧啧。。。。

     

    以拉市海的草地做结束。只给了十分钟时间下车随便看看。。。

    还是这样结尾比较清新吧。

  • 2010-06-16

    李歪歪

    Tag:

    20090524657

    20090524651 

    这是一年前6月25号歪歪搬去大岁家的那一天,暴雨。

     

    这是一年后6月16号歪歪离开广州的这一天,还是暴雨。

     201006154342

     

    201006154348

     

    杯具你无论到哪里都要自重啊。。。

  • 2010-06-14

    是时候说再见了

    Tag:

    DSCF5667

     

     

    2010-06-14_201933

  • 2010-05-31

    尾声

    Tag:

    医生说,出现了呼吸衰竭,就这几天了。

    签了放弃抢救的同意书,按照原本就做好的打算。有相同经历的同事也叮嘱我说不要抢救,哪怕连呼吸机都不要上,只能延长十几小时的生命,过程还相当残忍。

    还没来得及考虑的事情呼啸着奔涌而来,近如葬礼,远如未来。

    所以一切真的要结束了。

  • 2010-05-29

    那些微妙的时刻

    Tag:

     

    盆友们,你们懂的!

     

     

    对这种面粉糖和油的食品真没抵抗力

     

    传说中的银钛真质朴又美好啊

     

    谢谢北京的诡秘们!

  • 2010-05-24

    夏日宴

    Tag:

    丁小猫的新家比之前宽敞得多。。。目测可以接待6、7个客人来吃私房菜了。

    有爱的味千拉面力士终于得以一见。是房间里唯一的肉色,当然一点也不香艳。

     

    新煎锅的处女鸡蛋卷,虽然某人相当没信心要关门拒绝围观,但其实还颇有模有样。。。

     

    就成品来说,卖相还欠佳 = =|||

    味道有菜馆的百分之80,还是不错

     

    没有味噌味的味噌青花鱼又咸又好吃很受欢迎

     

    重点是左边碗里的外星肉片。

     

    以上。

    对今后私房菜馆发展的建议是:

    换个好看点的盘子吧。。。卖相也很重要的,盆友。

     

    最后附上今晚劳资亲制的胡萝卜红烧肉供围观。

  • 2010-05-19

    Tag:

    在半睡半醒的恍惚时刻,脑袋里总有无数片段呼啸着掠过。它们毫无逻辑可言,在入睡那一刹就被彻底遗忘,偶尔清醒回来,才能记住其中的一两个。

    昨晚看到留白的背景下站着一群人,都穿着黑灰色的衣服,像是二战时候的犹太人。人群里有老人有妇女,一个男人牵着小孩的手,两人都头戴着小礼帽,目视前方。他们排成长队前行,最后涌入到一个小玻璃瓶里。还有人在一旁念白,说,“他们终将进入更小的自我。”

    看似深刻,又毫无意义。

    这几天爸爸病情加重,每天大部分时间也是半睡半醒。坐在床边看他,两只手会突然向天空里抓,我把手伸过去,他碰到就醒了。问他在抓什么,回答说不知道。尽管浑身疼痛,但他还常常在梦里咧嘴笑起来。

    妈妈也跟我说她做的梦,梦见我们的邻居,同时也是我高中同学的叔叔,他的双胞胎女儿死了一个。他就拿个凳子坐在河边上,清洗硬梆梆的幼小尸体。

    思维可以控制住,情绪可以控制住,梦却不受任何束缚。

  • 2010-05-17

    梦0517

    Tag:

    去盆友家做客,忘了是哪个盆友。是普通的老楼房,开门进去是狭窄的客厅,看见伯父伯母还有几个亲戚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客厅四处都是门,通向各个房间。

    盆友一一介绍屋里的人,亲戚们从各处突然涌出来,有表哥有堂姐有侄子有侄女,在客厅里越站越多。

    认识完了之后,去参观房间。进了右手边一个门,是一个朴素的小房间,放着木床和办公桌,房间另一面墙上又有一个门,走出去豁然开朗,是一个巨大的空间,向下看,是几层楼高的工地,有楼梯直通下去,下了楼继续向前走,是一排整齐的仓库或厂房,外墙刷成灰色。

    虽然眼前是这样的景象,我依旧觉得这是盆友家的一部分,还赞叹不已。

  • 2010-05-13

    Tag:

    努力屏蔽的信号终于穿透这道墙,编织起来一切其乐融融的假象随之瓦解。

    面对汹涌而来的记忆无所遁形,连当下也摇摇欲坠。

    我不想回忆过去,不想面对现在,不想构筑未来。

  • 2010-05-12

    Tag:

    1,做了几个不知所云的梦,忘得差不多了,就不记了。

    2,从桌肚里翻出一箱子快过期的牛奶,本打算迅速喝完,但开了一盒放冰箱,第二天就华丽丽地沉淀了。。。

    3,为毛香芹籽的精华,搽上脸却是一股浓浓的薰衣草味?

    4,今天坐上回市区的公车,觉得加速和刹车时候都很不对劲,顿生不踏实感,一路总觉得要发生点什么,结果快俩小时的车程还是平安结束。直觉这种东西真是完全的靠不住啊。

  • 2010-05-07

    雷雨

    Tag:

    刚刚关机睡觉,就发现今晚难以安眠。第一场雷雨虽然是半夜可来得一点也不低调,尤其是闪电。。。遮光窗帘像黑白电影屏幕一样闪个不停。在一片嘈杂里听到经过阳台的排水管发出咕噜咕噜的怪声,就想起伊藤润二那些诸如把自己绞烂塞进下水道的故事,于是更睡不着了。记一下昨天的梦。前面大部分都记不得了,好像是和坏人在一个仓库斗智斗勇的故事,我和同伴们躲在货物背后,又独自去欺骗敌人,保持着高度紧张感。梦的最后,我坐在大巴里靠窗的位置,13就在旁边,我们一直聊着,直到车开动,我才发现13是站在车窗外,并不在这辆车上。以上。

  • 2010-05-05

    立夏

    Tag:

    这就立夏了。大岁和lily结伴去吃云南菜还各发彩信给我夸耀,这些进城的姑娘们寂寞时候可不要躲在小黑屋流眼泪哟。。。虽然也很想去和广州闺蜜们活络但一想到我是个没工资拿还死花钱的悲催人儿就还是作罢。家里没人,每天不到快两点都睡不着,昨晚一点吞了几颗蝎子黑蚂蚁胶囊爬上床想着今天要早起做茼蒿菜饭,结果感受着它们从喉头一直缓慢蠕动到胃里也还是辗转反侧。积极治疗的肩膀反而更森森地痛起来,这痛延展到半个背部,和我一起在安静的十二点迎来了夏天。

  • 2010-05-04

    Tag:

    病房阳台外边大风吹得叶子哗啦哗啦响,打开门就有穿堂风呼啸而过,头发从发根整片飞起来,睫毛也快被吹掉了。时间无限拉长,变成几乎感觉不到的存在,整个故事凝固在此刻,也不知道会在何时重启在何处终止。等待啊等待啊消磨掉最后一点思维,我就要被这风吹融化了。 快点儿让我就此消失吧。

  • 2010-05-02

    咖喱宴

    Tag:

    劳动节夜泊丽江花园,吃了顿咖喱大餐,不得不说,史黛拉同学还是比想象的靠谱些,至少还能做两道像模像样味道不错的菜出来。。。

     

    原材料之可爱的菇菌们。

    忘了给咖喱酱还有牛奶块合个影。(我在吉之岛确认过了,多罗西带回来那个着实不是牛奶咖喱,品名叫牛奶调味块。。。)

     

    成品之泰式牛肉咖喱&北海道鸡肉菇菌XXX

     

    成品之土豆沙拉

    凭这些的美味,可以在国外过日子了盆友!

     

     

    穿着下车刚买的30块大裤衩和史黛拉高跟鞋的杯具,太喜感了。。。这是谁啊

     

    我已经翻完了,相当相当有爱!!适合学前儿童阅读

     

    丽江花园100多平的房子着实豪华,不过蚊子也忒多,夏天来了,姑娘们要挺住。。。

  • 2010-05-01

    夏天来了

    Tag:

    夜深人静的大学城,树林深处的秘密篝火

     

    小区旁拔地而起的楼

     

    印象里,过年以来一直都是这样的天气。

     

     

     

    结果夏天就这么突然来了!

     

    歪歪送的囧书,因为我说,看完铁鼠对禅很感兴趣。。。其实我感兴趣的只是那段历史,不是修行本身啊。。。

    要双盘坐的盆友快看。。。请无视忍痛而扭曲的笑容

     

    医生开的囧药,叫我针灸之余配合着吃。

    右边的膏药,虽然是辣椒膏药,但竟然是日本帝国制药厂产。左边的胶囊由中医院自产自销,是蝎子和黑蚂蚁做的。开药之前医生很谨慎地问了我三次,你有没有胃病?

    不要用常识来预测中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