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为一个阅遍各种重口片和书和漫画的重口人,却发现自己意外地怕死。

    公车上有人要晕倒我本能反应不是去搀扶而是躲传染病一样躲开,过马路刚变绿灯时候不敢立刻向前走因为怕哪个司机正high着要冲刺,起重机越出安全围墙延伸到人行道时我会绕开它掉下能砸到的范围,街道楼面装修搭起的钢筋架子我也不会从中穿行,走在路上看到迎面而来的人“眼神不善”都要立刻避开。然后自从丁小猫给我讲了那个重庆女孩吃多了撑死的故事之后,又为我平添一份忧愁。

    八百万种死法里我能躲开外因的一成,就已经很不错了。

    2010结束我还在这个世界上,就已经很不错了。

    活着本身就已经很不错了。

    感谢世界。

  • 2011-01-27

    一年一度煽情时

    Tag:

    坐在台下思来想去数度差点儿就泪飙,被年会感动的是傻逼,被几个人感动不舍就过了这么多年的也还是傻逼。想起去年俩离职员工乱入,今年拉着丁小猫又赴后半场,结果又是各种见娘家人谈心飙泪场景。

    人生恋旧至此要怎么才能成长啊。。。

    成长什么也都是放屁吧。

    路是被撵出来的。

  • 2011-01-21

    Tag:
    突然间黄昏变得明亮 
    因为此刻正有细雨在落下
    或曾经落下。下雨
    无疑是在过去发生的一件事

    谁听见雨落下 谁就回想起
    那个时候 幸福的命运向他呈现了
    一朵叫玫瑰的花
    和它奇妙的 鲜红的色彩。

    这蒙住了窗玻璃的细雨
    必将在被遗弃的郊外
    在某个不复存在的庭院里洗亮

    架上的黑葡萄。潮湿的暮色
    带给我一个声音 我渴望的声音
    我的父亲回来了 他没有死去。


    半夜看博尔赫斯,被这狠狠敲了一下心脏。
  • 2011-01-09

    一场集体葬礼

    Tag:

     

     

     

     

     

     

     

    要说希望2010怎么结束,莫过于一场平和又有满地鲜花的集体葬礼。

    没有人痛哭没有人撕心裂肺,喝早茶一样大家拼着桌聊天,女高中生穿着水手服大衣趴在桌上写作业,老夫妻在船舷上看海心沙和亚运花船。珠江入海口的风吹得我脸颊发麻手脚冰凉,男工作人员用尖哑的嗓子叫号撒花,对面船上同步撒骨灰。我们捧着装花的纸袋排队,背后过来一对母子拿的是149号,还笑着说啊正好在你们后一个。

    大家的平和让我得到真正的平和。

    这份平和就是我重新生活下去的动力。

  • 2011-01-05

    不思议走廊

    Tag:

    各种童年异闻贴里,有人看见过红色小人排队从地上经过,有人看见过透明的龙穿越房间游出窗外,有人曾灵魂脱离身体悬在半空,有人每天和别人都看不见的哥哥玩游戏。

    我只记得一条走廊。11岁在厦门的姨妈家里,大人都去上班,我打开冰箱偷吃了半罐香芋味冰淇淋,然后在客厅墙上有道紧闭着的淡绿色铁皮门,门上有个猫眼。我踮脚去看,外面是一条长长的走廊,一侧是白墙,一侧是护栏,没有人,光线明亮。

    许多年后我还认为姨妈家客厅里有个从来不开的门,或者至少是曾经存在过。但只要稍微认真想想,就知道这不可能。

     

    公司在某A甲写字楼,16和17楼整层。

    墙上画着猫头鹰和树林的餐厅里也有道门,从来不打开。玻璃用白纸糊着,门上亮着“安全出口”的绿灯。

    前几天白纸缺了一角。我眯着眼去看,也是一条干干净净的走道,还有其他门敞开在墙壁上,地上放着两把伞,一把绿色,一把蓝色。

    没有人,光线明亮。

     

     

    在此存照为证,至少多少年后回忆起来,这个门是真的存在过。。。

    2011-01-05_225146

  • 一月和二月寒冷,三月感受到初春,四月到六月不想回忆,七月到年末是混沌。
    即使这样2010也过去了,世界还没有毁灭,中国也还没有战争。
    所以就这么着吧。年末总结个毛啊。死前你要写生平列传吗?谁要看啊。
    新年愿望:远离傻逼。
    祝福盆友:小三转正。

  • 2010-12-29

    日子快到头溜

    Tag:

    果子也熟透溜

    是时候烧自己的房子喽

  • 2010-12-27

    出院

    Tag:

    201012224558

     

    咱妈发炎的胆囊已经不知道在哪个垃圾桶里了。

    每天在病房发呆看小说晒太阳的日子也告一段落了。

    一切安好,大家勿念,来日相聚。

  • 2010-12-25

    1225

    Tag:

    前年12月25号,我在邵阳中心医院。

    2010-12-25_211047

     

    去年12月25号,我和lily还有她的俩同事去长隆欢乐世界。

    2010-12-25_211151

     

    今年12月25号,我在南方医院。

  • 2010-12-21

    祝一切顺利

    Tag:

    吃两个蛋糕喝一杯感冒冲剂,祝愿一切顺利。

  • 2010-12-19

    云之南方

    Tag:

     P1030841

    P1030967

     P1030981

     P1040114 

    P1040260

     P1040362

     

    P1040367

     P1040389

     P1040813

     P1040837

     P1040866

    P1040226

     P1040929

     P1040986

     P1050288

     P1050299

     P1050301

     P1050569

     

     P1030893

  • 2010-12-19

    告别

    Tag:

    亚运闭幕了,残亚也要闭幕了,在我都快忘了这事儿的时候,火葬场却突然来了电话,说今年海葬安排在1月8号,两艘船一艘撒海一艘载亲属,还送两张免费船票。

    我可以看见灰暗天空和海面的浊浪,寒风像刀一样割在脸上,裹着大衣的人们抱头痛哭,满地的碎花瓣和潮湿的脚印。

    这样的告别只是徒揭伤疤,不经历也罢。

  • 2010-12-11

    白夜

    Tag:

    掐着指头算下,今天大概是持续了两个月的大晴天之后第一场雨。

    和丁小猫半夜啃板栗煎饺寿司看完半场FNS和重口妙片,然后倒头睡到中午,出门穿过阴冷萧条的街巷去喝早茶。胃里塞满油腻腻的粤式brunch各自回家。

    出了茶楼门是不认识的街道,拉上背心拉链肚皮还是能感受到寒风,往地铁站走的路上开始下起细雨,突然看见路边很久之前经过的饼屋,外墙是鲜亮的红色,橱窗在中午十二点的昏暗里灯火通明。

    他的马车载着树木和粮食穿过黑黝黝的森林、空旷的平原,穿过狂风暴雪,穿过冬天覆盖河面的薄冰。

  • 2010-11-14

    Tag:

    梦见夜里坐在海崖中间凿出的一条光秃秃的石路尽头,和爸爸妈妈一起。

    面朝着的大海掀起巨浪,直扑我们所处的高处。

    我让他们先走,我收拾好东西就跟上。

    然后手忙脚乱拎着东西准备走,浪已经打到前面路上,水花四溅。

    这时候遇见了朋友,我就对她说,我要找我爸妈去。

  • 2010-11-14

    2010-11-13

    Tag:

    这样就快半年了。

    然后很快就一年,很快就两年。

    然后若干年后,我也将沉睡于大地。

    即使我现在还坐在这里,抱着猫喝着热茶看着电视剧。